萧睿很不爽。

刚才气氛有多浪漫,他现在就有多郁闷。

他斜她一眼,“小没良心的,你还笑。”

“不能怪我,真的很好笑啊。”他不说话还好,听到他怨念的声音,安暖暖笑得前俯后仰,最后腰都笑疼了,她扶着腰,眼泪都冒出来了,“对不起,我真的忍不住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萧睿无奈地看着她,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摇头。
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,放到她手心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生日礼物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看着手里的车钥匙,笑不出来了,她瞪眼,“生日礼物你送我辆车?”

“不行?”

“太贵重了……”

“这是我们俩在一起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,送礼物当然不能太寒碜,不然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是铁公鸡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萧睿也是想了很久,才想到送她辆车,“你最近老是市区郊区的跑,有辆车方便点,不许拒绝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几天跑来跑去,安暖暖也觉得需要买辆车,不过她最近太忙了,没顾得上,没想到萧睿就给她买好了。

他应该是用心选过的。

跟他平时开的车比起来,这辆车算低调的,但跟大街上的车相比,又算是一辆豪车。

安暖暖看着他“不收下我会很生气”的表情,轻笑一声,大大方方地把车钥匙揣口袋里了,她眨眨眼,“送我就是我的了哈,想要回去门都没有。”

“谁要你这辆小破车。”

她没拒绝他的礼物,萧睿还是很开心的,他搂住她的腰,“走,去吃饭。”

“哦。”

萧睿早就让酒店送来了晚饭,偌大的餐桌摆了满满一桌子,他知道安暖暖的口味,知道她爱吃辣,特意让酒店送的湘菜。

他怕菜凉了,还特意让人用银色的盖子盖着保温。

这会儿盖子一打开,热气和香味混着香辣的味道,顺着空气就飘了出来。

“好香!”

“坐着吃饭吧。”

“嗯!”

心肝和小星星也坐下来,心肝眼睛在餐桌上转了一圈,“酒呢?”

“没了。”

上次安暖暖喝醉之后,萧睿就让方伟把家里的酒全都拿走了,现在他家里连酒心巧克力都不放了。

“这种日子没酒怎么行,等着!”

萧睿想起上次安暖暖醉酒的样子,刚想叫住心肝,但她跑得太快,他还没开口,就听到玄关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。

不到两分钟,心肝就抱着一堆的酒回来了。

有红酒,有香槟,有果酒还有啤酒。

她用开瓶器打开那瓶红酒,跟安暖暖说,“暖暖你今天有口福了,我跟你说,这瓶酒是我的珍藏,多少人到家里来吃饭,我都没舍得开。等会儿你一定要尝尝。”

心肝把一整瓶红酒都倒进醒酒器里,她晃动着醒酒器里的红色液体,红酒的香味立马就飘了出来,那边小星星已经默默地去厨房拿了四个高脚杯出来。

“好香!”

“必须滴,跟你说了是我的珍藏,我自己都没舍得喝呢。不过红酒要醒一会儿味道才好喝,咱们先整点儿果酒和啤酒。”

她拿了瓶粉红色的桃子味果酒给安暖暖,“这个牌子的果酒我最喜欢喝了,口感清甜,酒精含量也低,一点儿也不上头,你尝尝。”

“这个我尝过,好喝。”

“是吧是吧,一点都不上头是吧。”

“对,一点都不醉人。”

上次安暖暖喝醉了,压根不知道自己发酒疯的事儿,她还以为自己酒量挺好,根本没醉。于是,萧睿还来不及阻止,安暖暖酒已经打开果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萧睿,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