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一能做的,就是像水蛇一样在武直的怀中扭曲。

如果是自家娘子,武直恐怕早就已经春风过山洞,溪水打岩石。

鸣奏出一首爱的交响曲。

而现在,武直却是用双手扶着扈三娘绵软的身体,将她缓缓地推了出去一点点。

使得扈三娘整个人都浸泡在水当中。

而扈三娘的意识,已经在不断地模糊,从她的鼻息之间,时不时地吐露出一种让男人心痒难耐的声线。

武直暗暗吞了吞口水,即便扈三娘身上穿着的铠甲,那妩媚的样子,还是染武直暗自心动不已。

特别是从他这个角度看去,即便是隔着溪水,人就能够看到那浑圆的山峦,深邃的沟壑。

好一派令人无限遐想的画面啊!

武直在自己心中默念了好几句,“老子是正人君子!”,“老子是来救人的”之后。

武直特意用内力发声,以此让扈三娘心神震动。

“三小姐,这个办法呢,我不知道管不管用。”

“但是眼下咱们也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
武直所说的方法,其实就是把自己体内灼热的真气,逐渐循序渐进地传入扈三娘的体内。

在武直看来,这种药物作用,无非就是让人身体发热,促进某些激素的分泌,已达到“官人我要”的效果。

所以,武直干脆来一个火上浇油!

直接把扈三娘的身体烧到一定的程度,然后再通过清澈的溪水,带走应该就可以了!

虽然说得简单,但是操作起来非常复杂,而且很困难。

也好在武直对自己内力控制非常自如。

他体内澎湃而灼热的真气,通过他放在扈三娘肩膀上的双手,慢慢地传入扈三娘的体内。

本来,按照武直的想法,扈三娘最多也只是像条小蛇一样扭动几下。

然后流露出一两个让人心眼难耐的表情,就这么过去了。

可他没想到的是,扈三娘的反应特别强烈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